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提交干洗机制造销售企业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我要留言
  首页  干洗店设备  干洗店加盟  干洗店耗材  干洗店  干洗技术  干洗机价格  干洗机信息  全国各地干洗店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关键字:洗涤 点击次数:
作者名称:admin 发表时间:2009/12/18 21:43:19
 
广告投放 400 6666 224

《让海为我们洗涤》目录

《让海为我们洗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夕阳中的云朵
第二章 海风吹动了白帆
第三章 这就是石莲花
第四章 年轻的皇后
第五章 单薄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第九章 顺势衍生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十天后,摩苏略微感觉适宜了些,心里总是惦念着快些颁布自己的决定,宫廷太复杂纷乱了,他怕夜长梦多,有人会遭不测。虽然太医们的脸色依旧是那么晦暗,摩苏还是由贵妃狄米尔搀扶着来到大殿,这些日子,都是由狄氏陪在他的病榻旁照顾他。相比心计聪明的应氏等,摩苏还是喜欢狄米尔的纯洁坦然,她没什么心计,从不要求什么,不多话,不会阿谀奉承,语义简单实在,摩苏总觉得和她在一起,对于大脑休息是最合适的。

摩苏派人宣来了贵妃应翡榭、内司殿尹女官、皇嗣殿安女官、莱娅和多位肱股大臣。大殿上的气氛有些紧张,摩苏抱了抱从皇嗣殿带来的小德特,随即转给了安女官,缓缓说道“朕老了,朕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如今好在大敌已除,我石莲今后至少很多年都会和平康泰,眼下朕要处理的是朕的后宫和后嗣的问题,这也关系到我石莲的未来。”说着便歇息一下,摩苏自知已无力侃侃而谈了,“来人,拟旨:朕正式说明枢密大臣浩岤的身份,他是朕的皇长子,由莱娅夫人所生,多年来虽埋没父子名义却始终深受朕的教诲与养育,此次与皇后李氏的事件现已查清,自始为他人恶意误传,生恶者早已伏法,朕特命宽赦浩岤,并册封为皇太子,以继朕位。”摩苏的话音刚落,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对于浩岤的人品能力,都是无可挑剔的,只是事出突然,让在场的人包括莱娅都为之一震。摩苏环视着众人,沉声道“谁有异议吗?但说无妨。”接触到摩苏阴冷的目光,人人都感到寒意袭来,谁还会有什么异议?更何况浩岤掌管军队多年,有的是死党跟随,谁又会为来难自己呢。“这么说通过了,先颁第一道旨吧。”

传旨官刚为第一道圣旨飞奔出去,摩苏便紧接着令人拟第二道圣旨,“皇后李氏,在后位多年,贤德宽仁,此次虽为他人恶意误传,但已损害了我石莲国母的尊严和名德,实难再居国母之位,特此册封夫人,即日起与皇子豪珍等暂且移居偏殿,按我石莲国法,传位以长,特取消皇子豪珍的皇太子位。”停了会儿,转头对内司殿的尹女官令道,“另外,再吩咐太医去偏殿为李夫人和皇子豪珍诊脉,吩咐偏殿必须照顾周全。”第二道旨意在众人跪拜声中传出去了,众人心中都尤感陛下的宽容与大度,实为常人所不及。摩苏看着传旨官飞奔而去的身影,心下略感安慰和舒畅。

摩苏休息了会儿,脸色郑重地宣布第三道圣旨,“皇太子浩岤之生母莱娅夫人,贤惠淑德,原为朕的原配皇后之选,因先帝临时为国事联姻而误,夫人多年来独自养育皇太子甚得朕心,特册封莱娅为我石莲国的新皇后,并于今日举行简单的册封仪式!”“陛下!”莱娅不禁惊叹地怔在原地,一脸的惶恐和惊异,内司殿的尹女官上前恭敬地搀扶莱娅上大位,狄氏、应氏和众官员等众人一并跪拜高呼万岁,瞬间之际,莱娅已是石莲的皇后娘娘了,莱娅不知是兴奋还是被惊吓了,强忍着泪水在眼眶内转动。而其时流泪的,又岂止是她一人?

今日的北殿冷宫中死一样的寂静,已消瘦地不成人形的中秀,紧紧抱着已无声息的豪珍,脸色灰暗,她已经感觉到了豪珍的虚弱,她也明白此时已是谁都无力回天了。中秀用衣衫上撕下的布块轻轻地为豪珍擦拭,喃喃自语道“我可怜的孩子,你还那么纯真,那么小,为什么要让你来承担这本该是大人之间的恩怨呢。让母亲多陪陪你吧,如今这是母亲唯一能为你做的了,不要怪我好吗,母亲不久又会和你在一起了,来生若有缘,我们再做一次母子,让母亲好好来弥补今生的过失。哭累了吧,睡吧,多睡一会儿,睡着了,就不累了,身上也不会再痛了,睡着了,就舒服了,睡吧…”

雨儿在一边静静地听着,泪水都渐渐哭干了,心下已经明白了主人的心意,默默地在一边为主人母子整理路上所需的用物。中秀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豪珍,豪珍的脸色开始发青,手开始慢慢地冰凉,中秀平静地对雨儿令道“雨儿,豪珍已经睡着了,把他的衣服拿来,我要让他穿得暖暖和和的。”雨儿用力咬着嘴唇强忍着哭声,把先前整理好的几块干净些的大布块递给中秀,中秀亲手小心翼翼地裹在豪珍的身上。看着异常冷静的主人,雨儿知道,此时中秀的心已如同海底的冰岩,彻底冷了。

殿门被打开了,中秀和雨儿谁都没有抬头,此刻除了豪珍之外也没什么是她们所在乎的了。大殿传来了圣旨,令中秀和豪珍移居偏殿看管。圣旨传诵完毕,传旨女官见她二人没有丝毫反应,便上前劝道“娘娘,陛下已经赦免你的死罪了,这马上就要出去啦,陛下还令太医为您和小皇子诊脉,还不快点谢恩。”中秀不屑地轻声道“不用了。”

女官和两个侍女帮着中秀等上车来到偏殿,一路上安静无声,中秀的脸上挂着与生俱来的高贵,眼眶虽深陷此刻却依然犀利有神。进偏殿后,中秀笔直走进偏殿内的小花园,这里被布置修饰为一个小小的海滩,地上铺满了海滩上的细纱,中秀轻轻放下了熟睡安静的孩子,亲手扒开沙土,一点一点,手被沙划破了,中秀似乎没有感觉,任凭手上直流的鲜血滴入沙土中,直至感到豪珍可以安睡才作罢,雨儿帮着中秀将豪珍安放好,泣不成声地用沙土深深地埋起来,中秀对着沙堆默默地说了些什么,刚要行礼叩拜,忽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任凭众人怎么呼喊也没有回应。

浩岤被释放后,按礼回家洗梳后进宫向国王谢恩。此时摩苏已在新皇后莱娅的陪伴下回皇后殿休养。浩岤请侍女通传晋见。他已知道中秀和孩子被释放并得到了照顾,欣喜之余真心感激摩苏的宽厚。而对于即将见到已为皇后的母亲,浩岤心里总有些异样的不适。虽感到不舒服,心下却也明白母亲和陛下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份都是事实,回想起在那天和摩苏在大牢里谈话时,他提起父亲时的奇怪方式,想必那时他已经知道了真相,怪不得他说不能处死自己,原来是顾念了自己皇嗣的身份,对于此,心里却始终有些难以接受,在他的心里,父亲永远是那位慈祥和蔼的文质将军,若是他知道了这一切,真不知该怎么承受。在浩岤的心目中,母亲是那么纯善而正直,从小就严格要求自己不打诓语,可她自己却向所有人隐瞒了整件事情的真相,对于这一切的突然转变,浩岤直觉得心,重了。

侍女来传,浩岤进得内殿向国王摩苏谢恩,并恭贺皇后娘娘万岁。莱娅坐在床榻旁,听着浩岤请安的话,虽恭敬却感锋芒在刺,她知道浩岤在用恭敬而讽刺的方式宣泄他的不满,她心下明白浩将军在儿子心目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莱娅的脸颊微红。却听见摩苏咳嗽了两声,沉声道“起身吧,无论过去怎样,你是我石莲国的皇太子已是不容争辩的事实了,朕是一国之君,负有将一切还原的责任,你应该体谅你母后多年的艰辛,若要责怪也是朕的过错。”“臣不敢。”“你是朕和你母后的儿臣!”摩苏严厉地加以指正,浩岤违心地应道“儿臣不敢。”摩苏躺回身体,仰天叹了口气,轻声道“去吧,去休息吧,朕也累了。”“儿臣想去看看李夫人,请陛下恩准。”摩苏睁开眼,看着殿顶上绘制的花纹,平静地应道“去吧。”“谢陛下恩典。”浩岤明朗的声音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转身刚要出门,撞上了急着进门通传的侍女,急不成声地跪地禀告道“启秉陛下、皇后娘娘,豪珍皇子薨了。”“什么?!”殿内三人同时惊叫了起来,浩岤更是用力地抓着侍女问道“你说什么?在胡说什么?”侍女不知是被惊吓了,还是被抓痛了,哭着求道“太子殿下,奴婢不敢胡说,是偏殿上报内司殿后来报,说是今天早晨去的,李夫人已经亲手将皇子安葬了。”“那李夫人呢?”摩苏急切地问道“她现在怎样了?”侍女哭道“李夫人在安葬了豪珍皇子后突然昏迷,不省人事了,彦太医正在为她诊脉。”浩岤摔下侍女,向偏殿飞奔而去,身后传来摩苏和莱娅的大声呼喊。

浩岤飞骑至偏殿,夺门而入,看见中秀已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雨儿在一边已哭作泪人。浩岤跪在床边,握住中秀冰冷的手,轻声道“中秀,我是浩岤,睁开眼睛,好吗?”说着,理了理她蓬乱的秀发,继续柔声道“豪珍是睡着了,别再为他担心了,好吗?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太医轻声上前劝道“太子殿下,夫人刚用了药,暂且不会有反应的,您先在旁休息一下吧。”浩岤看到彦太医,用乞求的眼神说道“太医,您救过她多次了,这次请您再施回春之计吧,在下求你了。”彦太医点头道“医者父母心,只要有一线机会,下官都不会放弃,现在的问题在于,是夫人她自己没有求生的欲望啊。”“什么?您是指什么?”“请恕下官直言,夫人一直拒绝用药,刚才是强行喂下,也只是喂下小半,唉,不容乐观呐。”

说着,摩苏和莱娅已坐轿赶到了。摩苏摒退了不相干的人,坐到床榻前,这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见到中秀。苍白晦暗,整个人难以想象的消瘦,想起两年前被害流产时见到她的情景,都比现在强些。摩苏的心针扎样的痛,痛得整个人都无法坐直,他用手紧紧抓住心口强行忍住。他用手轻轻抚摸了中秀的脸,她的脸消瘦得让他几乎认不出来,他碰到她冰冷的双手,不自禁地为她捂热,轻声耳语道“是我晚了一步,若非是这场病拖延了时日,也许豪珍就不会死。知道吗,我在十天前就作了今天的决定,若不是这次病得急,也就不会耽误豪珍的救治了,我,对不起你。”慢慢地,也许是中秀感觉到了热量,也许是中秀一直在等待他的温度,也许是中秀听见了摩苏的话,她睁开了眼睛,终于醒了。

她的苏醒引来了众人的欢呼,太医急忙上前诊脉,还是朝众人摇着头。中秀看着摩苏轻声道“豪珍的事不怪你,他的确不是你的孩子,唉,如果是的话,该有多好啊。”她的话虽气若游丝,可在摩苏耳中却响彻耳际,他忽然感到咽喉哏涩,嘶哑着声音道“我也有错,人实在无法跳出自己的禁锢。”中秀艰难地摇了摇头道“都过去了,我要走了。”“不会的,你听太医的话,好好治病,一定会康复的。”中秀无力地说道“我要走了,在石莲的生活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精彩的日子,谢谢你,摩苏。浩岤,还记得塔曼岛吗?那个镶嵌着蓝宝石的纯爱之岛,那儿是我最理想的永居之地,送我去,好吗?”浩岤抑制不住泪流满面,强忍着哭声,跪在她身旁轻声道“好的,我送你去,一直陪着你。”

看着中秀在眼前死去,摩苏陷入深深地自责,中秀临死前的话,让他惭愧地无地自容。看着摩苏怔怔地不言不语,莱娅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知道摩苏的心伤了,太医刚为摩苏诊脉后禀告她,说是摩苏因先前的急性伤寒未愈,又由此引起了急性的心悸病,情况很严重,此时除太医外,还一定要有专人小心侍奉,尤其不能让他独处。莱娅默默地照顾着摩苏,静静地陪伴而不去打扰他。夜,摩苏让莱娅回殿休息,莱娅虽担心太医的嘱咐,可她更了解摩苏的心,明白他此时想独处的意愿,便让侍女们谨慎照料,听从摩苏的吩咐径行回殿了。

翌日清早,莱娅早早地来到侍上殿看望摩苏,见摩苏还沉睡未醒,便先让侍女通传太医在外候着,等摩苏醒了就先为他诊脉。然众人等了好久都不见他醒来,莱娅进去想唤醒他,谁知摩苏的手已冰凉冰凉的,因为心悸病竟径自随中秀去了!莱娅呆呆地怔在一旁,看着众人忙里忙外,只觉得心在落泪。是啊,摩苏是把她应有的还给了她,可他哪里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原先的那份真挚的感情。唉,爱的滋味,真是苦涩不堪,自己终究还是孤身落寂。不,莱娅不想再独自孤身一人,她多么羡慕摩苏和中秀,至死不渝地爱了一场,终而相伴相随而去。这么多年,自己因为可以见到摩苏,时常有他的消息而一直独自支撑着,现今摩苏不再了,莱娅的心也碎了,她慢慢走回皇后殿,遣散侍女们,独自拿出那件大海样蔚蓝色的衣裙,仔细地为自己装扮好后,拿出一个精制的心形小金块,吞了下去。

经历了生命突变的浩岤实在无意于石莲皇位,在安排好了摩苏和莱娅的后事后,让位于他的皇弟摩德特,由摩德特来完成先帝和先皇后的后事操办。他挑选了几个死党随从,将当年中秀和亲时的坐船启出,各种准备妥当后,依约带着中秀回去。

盛装的中秀被安放在她来时所住的卧舱内,雨儿一直不离左右的陪伴在她的身旁,浩岤看着佯似熟睡、脸上略带微笑的中秀,不忍打觉,退出卧舱后漫步来到船头,船启航了,迎着灿烂的朝阳,驶向那镶嵌着一颗璀璨的蓝宝石的塔曼岛,那个纯爱之岛!

传言:女人是水,是水做成的,有孕育的血水,有浇灌的汗水,还有流不尽的泪水,最后还化成水。殊不知,水也有流尽的时候,水也有枯竭的时候!那时的女人,也许坚强了,也许死亡了。

人生会遇到很多错爱,无论是摩苏或是莱娅,无论是中秀还是自己,无论在海所托付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发生,如果错了,要么就让它错下去,错下去,意味着忍受更多,付出更多;要么就让它回归,回归到人性最原始的状态,抛开所有的欲望和虚荣的束缚,也许,我们会活得更自在,能得到更多的真爱。生活总是越纯真越好、越简单越好…

世上有哪个女人不想得到真爱?有哪个女人不想独自享受真爱?有哪个女人敢说从没有为了爱去伤害过别人?欲望驱使着女人们,究竟是为了战胜男人得到权力,还是为了战胜女人,抑或是为了战胜自己?不同的人能给出不同的回答,但真正的答案,谁又能说的准、说的清呢,曽有人说在故事未发生前就能洞察结局的就是智者,在知道结局到来前改变或是避免灾祸的就是能人,但纵观前仆后继的更替,在爱的漩涡中,人人都在沉沦与挣扎,做的最多的事情,是不断地为自己作出选择!

海,广博无边,拓展了心的界限,宽阔了心境,包容万物。它有时软如棉,有时却硬如铁,从不介意人们用什么方式什么角度来感受,始终致力于默默地承载着一切。它的生命力能渲染人的血液,能激起人的希望,也能让人抛却所有的烦恼和忧愁,让海来为我们洗涤,来还原我们纯净无暇的心灵……


http://www.xidibbs.com


 

上一页: 什么是石油干洗机       下一页: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共有 80 条信息
关于我们 | 招兵买马 | 合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干洗店 | 干洗店加盟 | 中国洗涤网 | 洗涤耗材 |

copyright@2010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洗涤网
电话:13904032111 QQ:188222111 邮箱:ygdqq@163.com


QQ群1:22269995(满) QQ群2:16664321 QQ群3:16664322
信息由热心网友提供,对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干洗店,干洗店设备,干洗店加盟,干洗店耗材,干洗店连锁,干洗店用品,干洗店技术

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免费发布干洗店加盟信息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