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提交干洗机制造销售企业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我要留言
  首页  干洗店设备  干洗店加盟  干洗店耗材  干洗店  干洗技术  干洗机价格  干洗机信息  全国各地干洗店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关键字:洗涤 点击次数:
作者名称:admin 发表时间:2009/12/18 21:43:08
 
广告投放 400 6666 224

《让海为我们洗涤》目录

《让海为我们洗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夕阳中的云朵
第二章 海风吹动了白帆
第三章 这就是石莲花
第四章 年轻的皇后
第五章 单薄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第九章 顺势衍生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海岛的早春阴雨连绵,年老的苏卡终经不起折磨过世了,留下中秀和雨儿抱着襁袄中的豪珍被囚禁在北殿冷宫内,每天早晨和黄昏有侍女来为她们两人送餐,但基本没什么是可吃的,尤其是孩子,送来的米汤水都是冷的。无论中秀怎么暴怒、生气,侍女照样还是送这些东西,也许被关押的日子就应该是这样的,雨儿强行按住了发怒的中秀。

豪珍因为多日没有进食奶水和营养食物出现了严重营养不良的症状,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北殿冷宫地处山脚下,夜里尤为阴冷,加上冷宫中没有衣服更换或添置,弱小的身躯经不起多久的考量,连着几夜都因受寒而高烧不退,皮肤滚烫,身上到处是红色的小点。中秀多次催促甚至是恳求侍女请太医来为豪珍诊脉,可毫无结果。初为人母的中秀,承受着眼见亲生骨肉受折磨而无能为力的巨大压力,整夜整夜地祈求上苍放过孩子只降罪于她。几天后豪珍的病情逐渐恶化,中秀大惊失色,跑到门口使劲的捶打,用尽全力想把殿门扳开,撕声竭力地叫道,“陛下,孩子快不行了,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门外没有人应声,似乎根本就没有人了,“没有人了,再没有人了,”中秀发狂地不停地捶打着,不停地叫喊着,雨儿哭着上前抱住她,哀求道,“娘娘,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周围没有人的,再伤了自己可怎么办啊,”雨儿的哭声,让中秀暂时停止了叫喊,她木呐地重复着,“没有人了,只剩下我们自己,再没有人了,没有了”,忽然,她又使劲扒着门缝喊道,“摩苏,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只要放了豪珍,只要放了他,怎么都行啊。”她哭了,真的哭了,撕声裂肺地哭着,雨儿抱着她,时至今日,还能为她的主人做些什么呢?雨儿抱着她,哭着抱着她,夜,黑了,似乎连明镜般的月亮也离开了。

浩岤沉默地待在阴冷的大牢里,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有床铺桌椅设施的单间里,这里没有可透光的窗户,也不允许点蜡烛,只有在侍卫送餐时,才会有一丝光线透进来,因浩岤一贯的好品性和长期处理军务的身份,许多高级官员将领都暗地里为他打点铺垫,这已经是大牢里最好的待遇了。浩岤泰然自若地待着,扪心自问,他无悔于自己真实的情感,从世俗礼仪的角度来说,自己是错了,可从自己的内心出发,他觉得无怨无悔,甚至有些骄傲,终于做了一件是自己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是只忠于自己的真实情感和意志,而非奉着旨意或是礼教而不得不为之的事。现在祸事已出,后果是预料之中的了,虽然有些担心母亲和家族的荣誉,而最让他所担心和不安的,还是中秀母子的安全,他听说过后宫被囚禁的日子是多么难熬,几乎没有人是活着出来的。

门又开了,浩岤有些诧异,现在还不是送餐的时辰,如今有谁还敢冒险生命危险来看望他?侍卫拿来了已点燃的大烛台放在桌上,室内忽然明亮让浩岤的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陛下?!当看清进来的人是摩苏时,心下顿感惊异,而看见摩苏的那一刹那间,他觉得摩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眼神中充满了疲惫,原先的坦然无悔被忽然涌出的歉疚冲刷地无影无踪,浩岤沉闷地低下头,跪地请安行礼。

摩苏坐着受礼,却并不让他起身,此时此刻又让他想起最后见到摩利尔的情景,相似又有本质的不同。摩苏沉默了良久才沉声缓缓地道“还记得浩苏拉尔将军吗?他过世也有十多年了吧,他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近来我常想起他。不知你是否经常想念他?”浩岤仍低头跪听着,国王陛下突然提起了父亲,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是啊,多久没有想起自己那和蔼可亲、无所不知的父亲了,自己现今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可否认地伤害和玷污了父亲,想着,浩岤的咽喉梗塞,咽语道“罪臣愧对父亲的教诲和陛下的提携,请赐罪臣死罪。”摩苏冷冷地回答道“朕不能那样做。你起来吧。”浩岤再次感到诧异,他知道自己此次死罪难逃,为什么陛下“不能”呢?是否因为父亲的缘故留自己一命?那么中秀呢?想到这里,他果断地跪下道“臣酒后失德罪已致死,还请陛下顾念夫妻情分饶恕皇后娘娘一命。”“你们还真是情深意切啊,到现在你认为自己还有资格为她求情吗?哼。”摩苏的话声让室内原本阴冷的空气完全凝结住了,瞬即牢内鸦雀无声。

“若在你和李中秀之间只能留一人,你待如何?想清楚再回答,想想你的母亲,机会只有一次。”“那么孩子呢?”浩岤鼓起勇气问道,说实话他非常惦念自己的亲生儿子,只是当着摩苏的面不敢问罢了。“无论谁留下,他将照顾这个孩子。”摩苏的话语略带无奈,但给了浩岤莫大的希望,这意味着孩子将有机会活下来,感激的泪水抑制不住地冲涌出来,“谢陛下的宽仁,真心的感谢您。”转而坚定地回答道“请陛下留下娘娘吧,她是个善良的女子,而且,她始终不渝地爱着您,而且只爱您一个人。”([www.XiDiBBS.com中国洗涤网旗下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http://gxj.xidibbs.com 整理制作])

摩苏腾地站起身,似乎被他的话击中了要害,严厉地责问道“你竟敢有脸说这话?只爱朕一个人?!你是在戏弄朕吗?”“这是实话,其实,在罪臣的心里,这是最不愿承认的话。”看着浩岤无奈的眼神,摩苏的心猛然一颤,浩岤继续道“由始就是罪臣在心里仰慕娘娘,她的风姿仪态、柔韧的性格都是臣从未见过的,可惜都是臣的单相思。若非狄贵妃怀孕受宠刺激到了娘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后来’,”浩岤说着顿了顿,“那夜,罪臣才真正知道娘娘心里爱的,只有您一个人!这是个忠贞不渝的女子,也许是做错了,但她的心始终不曾背叛过您。原本整件事就多了臣一个,还请陛下成全吧。”听了他的肺腑之言,摩苏的心情有如海水潮涌般的激动,他无力地坐在凳上,不知该说什么,慢慢地站起身来,有些身形摇晃地走出牢房,轻声叹道“起来吧。”

因皇后获罪而日渐萧瑟的石莲后宫终于有了一丝喜气,贵妃应翡榭默默无闻地诞育了一位皇子,这对摩苏来说多少有了些了安慰,当即为他取名摩德特。当摩苏到贵妃殿去看望产后休养中的应氏时,只见应氏抱着小皇子跪在寝殿门口迎驾,摩苏原以为是她的礼数周全,微笑着唤她起身。可应氏并不应命而起,摩苏有些诧异,不知为何,他伸手去扶应氏,怎料应氏固执地不愿起身,恳切地奏道“翡榭跪请陛下看在新生小皇子的份上,饶恕皇后娘娘的罪过吧。”

摩苏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心里忽然有些反感,可看在小皇子的份上并不愿意表露出来,平静地说道“皇后的事与你等无关,起来吧。”“怎会与妾无关呢?若非皇后娘娘的贤德,翡榭是无论如何也没有福气进宫侍奉陛下的,更不用说受福生下小皇子,妾等知道娘娘是错了,可陛下的宽仁似海无边浩荡,还请陛下饶皇后娘娘一命吧。”

摩苏原本是为了孩子才过来看望的,现如今他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后宫的是非,那真假难分的情感让他尤为厌恶,霎时顿感无趣,冷冷地说道“皇后的事,朕自有主张,尔等只需照顾好自己就行了,起来吧。”言毕,转身刚要走,一眼瞥见皇嗣还在她的手上抱着,随即冷冷地训斥贵妃殿的主事女官道“朕什么时候说过废弃现今后宫的宫规了?嗯?为何已诞育的皇嗣不送皇嗣殿专人养育?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摩苏的话句句像钉子一样钉进在场所有人的心里,尤其是刚诞育皇嗣的应娘娘,吓得女官和侍女们都慌忙抱起皇子直奔皇嗣殿而去,贵妃娘娘的脸色苍白甚而有些发青,直到摩苏离开了好一会儿都还木纳地跪在原地无法动弹。

申时二刻左右,摩苏挑了两个贴身侍卫随驾,来到石莲岛西北端的海岸边。夕阳照得海面金黄透亮,阵阵海风吹来,让侍卫们觉得透骨的冷,可摩苏依然静静地坐在高处的石头上,看着海水层层不断地泼打着岩石。他喜欢海,从小就喜欢,尤其是有机会看夕阳沉落海面,那金色得画面是那么动人心魄。多年来每次外出征战前或是回朝时,他总是喜欢在海边多逗留一会儿,每当心事重重或国事有恙,他总是会独自像现在这样挑个海边,看着大海细细思索。

夕阳坠落下了海面,海色又回复到它原有的深邃的湛蓝。湛蓝的海,广博无边,拓展了心的界限,宽阔了心境,包容万物。它似乎可以感应到人的心绪和情感,用呼啸的海风,来洗涤和洁净人的心灵和欲望。摩苏的心在舒展,脑海中的思绪慢慢开始清晰。看着远处的码头,当初中秀作为大唐的和亲公主,就是从这里踏上了石莲国土。回想起当年初见中秀的情景,犹如页页画面,历历在目,娇小玲珑的身材,却透射出皇家独有的威仪风范,高贵典雅的气质,实在让他仰慕不已,回想起四年来的件件往事,无可否认中秀对于自己的真挚情感,事情发展到现今的地步,自己有着难辞其咎的责任,哪怕有再好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也难以推脱自己背叛了皇室夫妇之间珍贵的感情的事实,若是自己不是那么多疑而安排对狄氏的优待照顾;若是在出征前的那天早晨就向中秀说明自己真实的意图;若是自己不那么贪图新妃的享乐,若是,太多的若是,也许就不会发生如此**的事了。想到浩岤,自己曾多么器重多么倚重的年轻后辈,甚至想过若自己有所不测便让他辅政治国,却发生了如此意想不到的事,想到浩岤的文武全才,的确是像极了自己,要是早些知道自己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皇嗣后代,自己又怎会为了后嗣而不顾及她人…[[www.XiDiBBS.com中国洗涤网旗下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http://gxj.xidibbs.com 整理制作]]

天色渐暗,海风越加凌厉地吹来,侍卫们都有些抗拒不住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谁都知道国王陛下近来所遇到的难事,明白他的心正在经历作为男人的折磨,谁也没有上前去打扰,依然坚持在原地不动。摩苏不经意地看见了这一幕,心下不忍,赞许地拍了拍侍卫们的肩膀,带着他们回宫。

摩苏又独自在皇后殿待了一夜,他依旧喜欢待在这儿,即使殿内已是空空如也,看着内殿摆放的一应事物,都是他或是中秀曾经常使用的东西,看着这一切,摩苏虽还有些怀念,但心已不愿再多想了,他感觉自己太累了,真的累了,近来疲惫的感觉总是围绕着他,更何况,这件事,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这个皇后殿,应该还给应得它的主人。

摩苏坐在榻上,不知何时睡着了,清晨侍女来侍奉早起,发现摩苏的头发一夜间灰白了许多,还和衣睡在椅榻上,侍女怕他着凉,想轻声唤醒摩苏,不想唤了多时,摩苏好不容易醒来,却顿感头重脚轻,无法站立,急得侍女们手忙脚乱地扶他上床榻躺下,并连忙传来太医诊脉。

太医越来越多,看着太医们紧皱的眉头,侍女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经太医们多次会诊后,得出了急性伤寒的结果。太医们跪请陛下安养休息几日,虽然头痛欲裂的感觉时时折磨着摩苏的神经,可摩苏的心里却牵挂着自己对于那件大事的答案。今天是宣布答案的日子!他语带怒气的训斥道“朕原本计划了今日一早便要拟几道旨意的,若是耽误了国事,你们谁来承担?”语声刚落,就听太医们卟的一声都跪地祈求道“臣等不敢妄言国事,对于臣来说,陛下的身体就是最大的国事,除此之外,都是次要的,请陛下三思。”“三思,又是三思,耽误了人命看你们谁来抵偿。给朕宣内司殿的宣旨官来,朕就宣喻几道旨意便好。”“请陛下三思,陛下现在的状况,实在不便于处理任何国事,您的旨意可是不容出错的啊。”摩苏正欲发怒,可太医们却极为坚持,不停地劝阻,摩苏无力地轻叹口气,只得作罢。他的病情来得凶猛,每多久便处于昏迷状态,忙得内司殿的太医和侍女们冷汗淋漓,整个后宫笼罩在一种极度的恐慌中不知所措。

上一页: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下一页: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共有 80 条信息
关于我们 | 招兵买马 | 合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干洗店 | 干洗店加盟 | 中国洗涤网 | 洗涤耗材 |

copyright@2010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洗涤网
电话:13904032111 QQ:188222111 邮箱:ygdqq@163.com


QQ群1:22269995(满) QQ群2:16664321 QQ群3:16664322
信息由热心网友提供,对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干洗店,干洗店设备,干洗店加盟,干洗店耗材,干洗店连锁,干洗店用品,干洗店技术

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免费发布干洗店加盟信息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