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提交干洗机制造销售企业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我要留言
  首页  干洗店设备  干洗店加盟  干洗店耗材  干洗店  干洗技术  干洗机价格  干洗机信息  全国各地干洗店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关键字:洗涤 点击次数:
作者名称:admin 发表时间:2009/12/18 21:42:57
 
广告投放 400 6666 224

《让海为我们洗涤》目录

《让海为我们洗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夕阳中的云朵
第二章 海风吹动了白帆
第三章 这就是石莲花
第四章 年轻的皇后
第五章 单薄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第九章 顺势衍生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一大早,中秀便由苏卡和雨儿陪着来到皇嗣殿看望太子豪珍。刚过百日的豪珍长得甚是健硕,穿着小皮袄自顾大睡,中秀看着熟睡的儿子,想起前几日在大殿上举办的百日宴上,浩岤那关切而又压抑的眼神,中秀的心就阵阵刺痛。可有点让中秀等人不解的是,照例孩子长得像浩岤是正常的,但事实上却酷似摩苏,真是怪了,而且越看越像,每每摩苏大笑“像朕像朕”之余,中秀等人的心悬得更紧了。

又一个新年来临,举朝上下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氛围中,整个后宫因为有了豪珍的关系,更是热闹非凡。这几日摩苏不用上朝,整日抱着豪珍在宫里东游西荡的,父子俩用咿咿呀呀的特殊语言沟通的非常畅快。晚膳时分,豪珍被安女官抱回皇嗣殿休息了,摩苏不忍离别之余,也有些如释重负的解脱之感,忍不住对中秀笑道“陪孩子真比治国打仗还累呢。”中秀陪笑道“就是啊,这本来就是妇人的事,看您累着了吧。”“没事,陪着他,心里比做什么都高兴,你总不让我们父子多在一起,怕这怕那的,以后我可再不听你的了,少了我多少开心事啊。”中秀听了,莞尔一笑,轻声道“还是不能让你们多呆,您会宠坏他的,今后可就难管教了。”摩苏笑了笑,中秀的话让他想起了摩利尔,不禁心下黯然。

新的一年,按照石莲国后宫的惯例,内司殿又开始重新分配各殿的侍女了,为了防止宫中妇人和侍婢串通谋乱,后宫各殿的女官和侍婢每年轮换一次,因此,除了皇后殿外,其他各殿从没有固定的侍婢。侍女莫拉因为年长,今年被直接选进内司殿当值,由普通宫女升任当值宫女。适逢新年,宫中的戒律管得松懈,一些新进的侍女请莫拉喝酒,庆祝她升职,莫拉知道小侍女们的本意,也就兴致盎然地答应了。酒过几巡,侍女们都有些醉意了,有个小侍女奉承道“莫拉,我敬您一杯,预祝您能有朝一日坐上苏卡姑姑的位子。”莫拉红着脸,醉醺醺地叫道“什么苏卡,她算什么,别跟我提她。”小侍女不解地问道“您不喜欢她吗?难道她欺负过您?”莫拉在众人好奇地催促下,仗着醉意说道“当年我俩人一同进的宫,而她因为运气好直接分到皇后殿就乘云直上,我托她照顾还被她羞辱过一番,什么人呢,别提她,我不稀罕这种人的什么位子。”众人见她真不高兴了,又忙着敬酒相劝。莫拉的大脑渐渐被酒精麻痹,大声醉语道“别看苏卡现在有皇后娘娘撑腰过得好,说不定哪天我一句话就把她和她的主人都拉下来了,你们信不信?”众侍女也都醉了,乘着酒意都说实话不信,莫拉故作神秘的说道“告诉你们个天大的秘密,你们知道吗,在陛下出征古拉国的时候,有一晚皇后娘娘在我们偏殿住过,那时那儿可是浩岤大人的临时居所呢。哼,什么太子独苗,哼,都是鬼话。”众侍女听了,身上像被泼了大盆冷水般得打了个冷颤,面面相觑,几个聪明的带头借着酒意睡着了,其他的也跟着睡了。那夜,睡得最香得,也就数莫拉了。

谁都知道莫拉原本就是偏殿的侍女,她的酒后真言虽让人将信将疑,但在后宫这个是非之地所造成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中秀和苏卡等人所担心害怕的,终究还是来了。也许世界上的确没有什么永久的秘密,一日,摩苏因为想念豪珍,下朝后独自去皇嗣殿看望,期盼给心爱的豪珍一个惊喜的他,无意中听见守门女侍卫在笑语这个后宫人尽皆知的秘密,摩苏忍住了怒火,静静地站在门外听着、听着,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无法动弹。一个女侍卫边说笑边往门外走,当回头看见摩苏的一霎那,整个世界都停顿了!

摩苏国王的盛怒的结果,可想而知,浩岤被关押了,中秀暂时被软禁在北殿冷宫中,因为天气阴冷、营养供给不上,豪珍开始发烧,身体开始出现红疹,中秀抱着孩子,和雨儿两人使劲地捶打着宫门,哭着、乞求有人可以转达摩苏让孩子得到救治,可除了山涧寒风的呼啸声外,再无其他任何回应。中秀的哭声,孩子的哭声,彻响着整个楼宇。

枢密大臣府邸,浩岤的母亲莱娅听到侍者的通报后,脸色煞白,她知道事情的后果会是什么,有谁可以容忍这种情感的反叛,更何况他是国王,但是,如果因为国王摩苏的某种决定而造成浩岤有什么不测的话,悲剧是她所无法承受的,必须去告诉他,也许只有告诉他才能改变或是救浩岤一命。莱娅走进卧室,打开黑木衣柜,最上面有个长型的盒子,很简单,但很干净,看得出是经常擦拭,莱娅打开盒子,是一件蓝色的衣裙,大海样蔚蓝的颜色,停滞了一会儿,莱娅迅速的穿上它,镜子里,出现一位漂亮的妇人,因为莱娅皮肤白皙,而且保养得好,比起年轻时瘦弱的身材倒是现在更能穿出衣裙本应裁制的婀娜风姿,对镜怜人,希望她有能力哀求摩苏放过浩岤。

一般命妇进宫,都是从大殿后的穿道过中庭进入后宫的,莱娅却走到了当初中秀大婚前停留的那间小屋,派遣侍女进大殿向国王禀报乞求晋见。这原本应由皇后定夺的事情,因为皇后的获罪而无从依据,大殿的侍卫在侍女的百般纠缠下答应了。侍卫在大殿上吞吞吐吐地通报后,国王的反应是沉默,侍卫心里非常惶恐不安,摩苏的沉默几乎让侍卫周身的血管都结冰,看着不安的侍卫,摩苏冷冷的恩了一声,连年征战拓疆,让他养成了不为难卫兵的习惯。他知道莱娅是为什么事而来,此时见莱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妥当。但是莱娅是不同的,在他的心里和其他命妇是不同的,虽然心里充满了对浩岤的怨恨,但是却无法转移到莱娅的身上。

摩苏到了偏殿门口,看不到莱娅,只有侍女在门口迎接,这是不合接驾礼仪的。摩苏略微感到有些诧异,只身走了进去,侍女关上了门,屋子不大却让人感觉空寂,他看到了窗边的莱娅。摩苏怔住了,多么熟悉的情景,时空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前,二十年前,也是在这里,也是眼前这个丽人,也是这样的安静,摩苏怔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莱娅修长的背影。莱娅转回头,却愣在了那里,向来注重外表整洁的摩苏,此刻却是胡子剌剳满脸倦色!莱娅的心更沉了,战战兢兢地跪步行礼道“陛下,感谢您…来了。”

摩苏在窗边坐了下来,并不回应,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莱娅把见面的地方选在这里,摩苏忽然觉得受到了某种要挟,转身厉声质问道,“你觉得因为有了这里、来了这里,就能达到你一定要见我的目的了吗?”“是的,这是我最后的赌注了,难道还有别的方法吗?”莱娅的声音还是那么委婉柔弱,但语气却异常坚定。摩苏看着她的眼睛,依旧清澈的眸子,有些红,是湿润的,泪水象清澈的雨滴慢慢从眼角流出,看得出她在努力的控制它,但结果还是没管住。刹那间,往事历历在目,摩苏忍不住抱了一下这个女人,作为国王,他从来就没什么负罪感,但对于这个女人,始终有着一份歉疚,曾经的缠绵,曾经的真情,他紧紧地抱着她,脸上的感情也越发的凝重,胸前也感觉到了湿润,www.XIDIBBS.com]曾几何时,她的天真纯善深深地吸引着他,每天每天,甚至曾经不忍心让她在后宫中受到无谓的管制与凋谢,他太清楚后宫中的那些女人,为了得到权力,或是满足欲望,自己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工具而已,她们什么都要,费尽心机的索取,却吝啬于自己最想得到的真情,或许她们根本就没有真情,当初对莱娅的放弃,不知是对还是错,若说他仅仅作为男人是否曾有过真情的付出,也许只有对眼前的莱娅和年轻的妻子中秀了,想起中秀,摩苏猛的一震,这个可恨的女人,伪装地那么善良纯真,自己是那么信任她,谁知却是伤害自己最深的人,不,不能原谅,绝不能。想到这儿,他猛的推开了莱娅,莱娅没有防备,摔倒在地上,刹那间的突变让她一怔,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摩苏而不知所措。

看着莱娅泪水未干的脸颊和惊恐的眼神,摩苏狠下心冷冷的说“尽管我不想伤害到你,但我绝不能原谅浩岤和皇后的不忠,你也应该明白,他们所犯下的罪何等重大,长期以来,我特别的器重他,也算是对你的补偿,只因为他是你的儿子,可是,他呢?”摩苏冷冷地摇着头,莱娅明白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雨越下越大,一阵风吹来,莱娅只觉得彻骨的冷,“我不为他辩解,事实上没有可以辩解的资格,他是错了,真的错了,请看在我们曾经的感情上,只乞求您能饶他一命,让我们变成穷苦的人或是让我们会离开这里都可以,只求你,饶他一命。”摩苏背过身,莱娅的泪水,莱娅的哀求让他感到心灵的疲倦,他无力地摆了摆手,“不要再说了,你应该了解我,答应你的乞求对于我意味着什么。今天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对我的回报呢,还是另有所图也不一定。”“您看着他长大,您应该是了解他的,他非常的善良,”“善良?”摩苏粗暴的打断了莱娅,“你的儿子他善良吗?朕一贯那么器重培养他,而今他却用如此手段来回报他的君主,他还善良吗?”摩苏的愤怒一时无法抑制住,继续歇斯底里地叫道“我对他们那么好,那么好,有求必应,他们竟然骗了我,用最卑鄙的方式骗了我,都是我曾最信任的人,竟然用这种方式欺骗我的感情,我绝不会原谅他们!”

听着摩苏歇斯底里的叫嚣,看着他紧紧握住的双拳,莱娅几乎都绝望了,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就此放弃,她感到自己要拯救的不仅仅是孩子,似乎内心有个强烈的声音呼喊着,还有受伤的摩苏!“他还是个孩子,他们还都是孩子,我们也曾年轻过,难道我们就没有错过吗?放过他们吧,”莱娅的乞求声音几乎嘶哑,望着无动于衷的背影,莱娅站了起来,轻轻擦干脸上的泪水,轻声问道,“究竟是不愿原谅他们,还是不愿原谅自己?”摩苏象被闪电劈中似的,猛然回头,凶狠的问道:“你说什么?”“你是不能原谅自己付出真正的感情却没有回报吧,否则又何必如此伤心?也许我真的不该乞求什么,因为这次你真的受伤了,”莱娅看着窗外,言语神态越来越冷静,“可是,我没有退路,因为孩子,因为孩子…”莱娅矛盾地重复着,终于,她坚定地回头看着摩苏的眼睛说,“因为浩岤是我们的孩子,是我和你的!”

摩苏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失声落魄的问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结婚后是过得那么恩爱?是为了救他吗?为了救他?”“我和浩苏拉尔从没有真正的结婚,浩苏拉尔将军因为少年时征战受了重伤,是不可能生育后代的。”“那你们结婚时”摩苏猛然停住了,他知该不该再问下去,莱娅却坦然地说了出来,“婚礼的当晚,我第一次见到他,白皙的肤色文质彬彬的,虽然害怕但还是想说出真相,没想到我尚未开口,他倒先说话了,他告诉我原先因害怕我嫁给他会耽误了我的一生,因为战争受伤导致他不能再生育后代了,因为怕母亲难以承受所以没有告诉老人,因此他的母亲并不知道这件事,一直在安排他的婚事,这就是为什么他先前一直拒绝和我成亲的原因,后来是知道了我和陛下的隐情,也为了帮我,他才同意和我成亲的。我当时真的非常吃惊,究竟是因为心事被点破还是因为他那么坦然的说出来,我自己也分不清,而他却至死都将浩岤视如己出,认真的教养,让他成为真正的贵族。我们都应该感激他的高尚和善良,不是吗?陛下,我求求您,饶了浩岤吧,即使是看在这个善良人的份上,可以吗?”摩苏呆呆地坐着,所有的事都来得太突然,他的思维堵塞,颓废地坐着默然不语。

夜,摩苏独自静静地坐在冷清的皇后殿内殿,回忆着过去和中秀一起的画面,想着白天莱娅说的话,原本为自己所付出的真情遭欺骗而愤恨,可浩苏拉尔将军的所为又让他陷入深深地歉疚,回想所有的经过,好像本质上都是自己引起的,可朕是一国之君呐,有很多事也是身不由己。叹息之余,他明白为什么先前中秀觉得豪珍像自己是件奇怪的事了,浩岤是朕的儿子,豪珍像朕不是也很正常吗?唉,事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复杂,而今朕究竟又该怎么办呢?

上一页: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共有 80 条信息
关于我们 | 招兵买马 | 合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干洗店 | 干洗店加盟 | 中国洗涤网 | 洗涤耗材 |

copyright@2010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洗涤网
电话:13904032111 QQ:188222111 邮箱:ygdqq@163.com


QQ群1:22269995(满) QQ群2:16664321 QQ群3:16664322
信息由热心网友提供,对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干洗店,干洗店设备,干洗店加盟,干洗店耗材,干洗店连锁,干洗店用品,干洗店技术

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免费发布干洗店加盟信息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