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提交干洗机制造销售企业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我要留言
  首页  干洗店设备  干洗店加盟  干洗店耗材  干洗店  干洗技术  干洗机价格  干洗机信息  全国各地干洗店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关键字:洗涤 点击次数:
作者名称:admin 发表时间:2009/12/18 21:42:44
 
广告投放 400 6666 224

《让海为我们洗涤》目录

《让海为我们洗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夕阳中的云朵
第二章 海风吹动了白帆
第三章 这就是石莲花
第四章 年轻的皇后
第五章 单薄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第九章 顺势衍生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中秀穿的很暖和,准备迎接她在海岛的第二个冬天,说实话这里的冬天虽然很少有白雪皑皑的景象,但因海岛的湿气重,比起大唐的白色冬季更为阴冷,让中秀简直无所顿足。侍女来报,说摩苏下朝直接到了皇后殿,请她准备接驾。中秀依旧坐在榻上,无动于衷,已有好几日没见到摩苏了,可她根本提不起精神去迎接他,想起他如今一直流涟于狄米尔身边,中秀的心里总有说不出的难过。她召见过狄米尔无数次,但对她的印象却出奇的好,那是个单纯质朴的姑娘,没有一丝的心计,想法目的都很简单,无论中秀问什么难堪的问题,她都如实回答,那清澈懦弱的眼眸,让中秀都不忍心去责怪她什么,她不像衣朵出身名门旺族,她的父亲狄苏尔只是个小小的六品武官,终日默默无闻的过着平民的生活,仅是凭着娇美的相貌,尤其是她那身古铜色的幼滑肌肤在众女子中脱颖而出,像她这样的女孩,中秀是不会去为难她的,正因为这样,中秀越发的觉得郁气集结。

“哦,还坐着呐”中秀沉闷的片刻,摩苏已经笑呵呵的进来了,“听苏卡说你有些不适,怎么了?”中秀只得起身为他更衣,边轻声回道“没什么,天气渐冷了而已。陛下今日国事还顺利吧?”“嗯,今日几件大事定下来了,真让人高兴。”“那可要恭喜陛下了。”摩苏挥手退出众侍女,有些不悦的责问道“怎么啦?一口一个陛下的?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是不是因为我近来没常来陪你?”“没有的事,刚才不是侍女们在嘛,不过,您今日来的可巧,我正有事找您商量呢。”“什么事?”“是这样,新妃们进宫小半年了,我准备在年底前册封几个侍奉得好的,也让她们家人同沐天恩,您看呢?”“嗯,好啊,狄美人封吗?”中秀看摩苏毫不遮掩的随口一问,心下有些难受,脸上微笑着应道“当然有她的份。”

德美殿内,众妇人跪了一地,听着苏卡宣读皇后娘娘的懿旨,应氏和狄氏被同时册封为贵妃,赐移居贵妃殿东西两殿居住。进封第二日,狄贵妃去皇后殿谢恩请安,谢恩时应行大礼,狄米尔最后一拜时,忽然就晕了过去,吓得众人手忙脚乱得连抬带扶将人放平整了,待太医诊脉后,竟是怀有龙嗣了!中秀怔怔地坐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娘娘,该用午膳了。”雨儿轻轻地说道,扶中秀上了膳桌,中秀脸色苍白,今日的点心甚是精制,但此时的她怎会还有食欲,苏卡刚想劝解几句,大殿传来了国王摩苏的圣旨,让皇后安排狄贵妃暂时移居侍上殿。中秀接了旨意后,都不知是怎么起身的,侍上殿?!看来摩苏是不放心自己,要亲自夜夜相守。苏卡见状立即清退了其他侍婢,与雨儿合力将中秀扶进内殿,“娘娘,请恕老奴多嘴,事已至此,您要忍耐啊。这也怪不了陛下,眼下皇室后继无人,皇嗣是最重要的。”忍耐,是啊,要活下去不就是要忍耐嘛,难得只能这样吗?唉,泪水又一次冲涌中秀的脸庞。

摩苏一清早便去皇后殿,他心下知道昨天的旨意对中秀来说意味着什么,此时最重要的是皇嗣,别的他只能暂时放开,论感情,他心里最放不下的还是中秀。皇后殿内非常安静,看来中秀还没起来,摩苏让所有人都不发出声响,独自走入内殿,卧榻还紧紧地拉着,只有雨儿在一边轻手轻脚地准备中秀早上的用物,摩苏指了指雨儿,让她先行退下,拉开半边帘子,静静地坐在榻上,看着熟睡中的爱人。中秀的眉皱着,一直皱着,摩苏爱怜地想用手去抚平她的皱眉,然中秀遇冷惊醒了。

“醒了吧,”摩苏笑盈盈地看着刚被惊醒、像个孩子似的迷糊的中秀,中秀一睁开眼就看见摩苏,有些无错,不知该怎样面对,怔怔地沉默着,只听摩苏柔声道“我今天又要出征了,还是和古拉国,这次必须完全清剿他们,所以可能要有段日子在外面,朝堂上的事,我交给了浩岤,整个宫里就靠你了,浩岤暂时命他住在外宫的偏殿,有什么事就去找他商量着办。”中秀低着的头点了点,算是答应了,看着如此冷谈的爱人,摩苏明白缘由,但此时并不是细说的时候,出征的时辰在即,只得先含糊地说道“照顾好狄贵妃,我知道你有误会,等我回朝,再和你细说,天冷,你多睡会儿,别送我了,我走了。”看着摩苏的背影,想着他临走时的吩咐,中秀只觉得心里却翻滚着海样的咸苦,误会?有什么可以误会的呢,唉,还是算了吧…

时间过的真快,摩苏走了快大半个月了,整个朝廷在她和浩岤的打理下,每天都在正常的运转,每天和浩岤见面,是中秀最快乐的时光,有时心情极度郁闷了,就由雨儿陪着去偏殿找浩岤聊聊,在整个后宫的中心由皇后殿转向侍上殿后,中秀发觉自己对浩岤的依赖越来越强烈了。

太医照例去侍上殿为狄贵妃诊脉,每天都有她的记录回复至中秀处。这日亥时,又有太医诊脉后来报平安,听得中秀耳膜都胀开了,每天的话都差不多,为什么每天都要重复呢,语声谦恭却字字如针,中秀实在是经受不住折磨,好在苏卡见她脸色发青之前,先行摒退了太医。看着日渐消瘦的皇后,苏卡于心不忍,劝道“娘娘,您的身体要紧,依老奴看,不如出殿去走走,散散心也好。”中秀明白苏卡的劝解之意,努力一笑,和浩岤见面的确是件让她高兴的事,点头允道“雨儿,我们去看看浩大人吧。”

一路乘轿到了偏殿,浩岤已经在殿门口等候了。一应礼节周全之后,雨儿照例领了所有的侍婢在外侍候,宽敞的厅内,只留下他们二人。壁炉的火生得很旺,两人坐在炉边客套地谢了几句便无语了。中秀怔怔地看着跳动的火苗,想着后宫的难堪。浩岤欣赏着脸色渐渐红润的皇后,娴静安然的中秀震撼着浩岤的心,多希望整个世界就这样停顿,永远停顿在这个瞬间。他知道近来后宫的情形,新妃怀孕对无嗣的皇后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明白中秀若不是异常压抑也不会到他这里来散心,可他还是感谢上苍,再次给了他这个和中秀单独相处的机会,即使仅仅就这么坐着烤烤火,心里也无比感激。

“近来谢谢你,常陪伴我。”“娘娘说哪里话,应该的。”“你我不止一次地生死过命,不必再这么官生啦。”“娘娘,还冷吗?”中秀摇了摇头,脸上滑过两道清泪,默然不语。浩岤站起身,拿丝绢为她轻轻擦拭,温言道“后宫变化无常,您已经做得很好了,别太难过了。”“事到如今,都是我自己种的因,能怪谁呢。”“贤德是国母必备的品德。”“别再安慰我了,安慰的话改变不了现实的结果,”中秀拿起丝绢拭干泪水,强笑着吩咐道“雨儿,给我多准备几坛好酒,本宫要和浩大人对饮,让所有的侍女侍卫都下去吧,不用再侍奉了。”雨儿奉命而去,一会儿便准备好了,只是怕有个闪失,不敢退下,独自留下来侍奉。

浩岤看中秀喝得有些猛,话也不说,一杯连着一杯,出外换酒坛时,见雨儿在外,小声询问后方知今日是受了些刺激,转身回来,便按住中秀的酒杯,刚想劝解,只听中秀沉着声说“别再说什么了,就陪我喝吧,在这石莲国,真心对我的,也就是雨儿和你了,喝吧,陪我多喝几杯。”

酒在散发,在体内散发,在脑中散发,火光不停地跳跃,让中秀内心的温度不断上升,浩岤强制地醒了醒,看见靠在炉边的中秀,便摇摇晃晃地过去,想把她扶进内厅去休息,中秀由着他扶进去,两人晃晃悠悠地相互扶撑着进了内厅,浩岤刚把中秀扶上卧榻,自己一步交错跌在榻前的地上,中秀笑着想去扶他,竟无力地跌在他身上,意外的碰撞终于冲开了内心的屏障,酒在心里散发。

夜里下过雪了,寅时三刻,中秀就被刺眼的反射光线弄醒了。看见还在沉睡中浩岤,眼睛闪了一丝光芒,一丝羞涩,还有一丝歉疚,原来浩岤的心里是如此真切地爱着自己,可自己的出轨行为是否因为爱呢?中秀轻轻拨弄着浩岤卷曲的发丝,轻轻触摸他英俊的脸颊,只可惜…,唉,可惜了你我今生无缘…。浩岤醒了,一定神,看见中秀正认真地看着自己,不自觉地动了动身体,微的笑道“你醒了。”“嗯,浩岤”中秀的眼神认真地有些迷离,莞尔轻声道“你后悔吗?”浩岤一愣,“后悔?人生有太多的机会,就是没有机会后悔,自从在大明宫见到你的那时起,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后悔,只是常责怪自己没能力照顾你周全。”中秀的眼眶红润了,强忍住泪水,伏在浩岤的胸前,此刻只想被浩岤紧紧地抱着抱着。

“该回宫了,一会儿侍女和侍卫们就来了。”浩岤低着头轻声道,中秀看他的眼色有些红润,柔声道“你该上朝了吧?就让我送你一次吧。”“不,”浩岤果断的回绝,“为了你的周全,我不能。”说着转身唤来了雨儿,简单吩咐了几句,让她照顾中秀回宫,自己佯装住到对面的屋厅中休息,等着侍女们的到来。雨儿闷声不语,开始为中秀洗梳整装,准备回宫。

早膳时分,苏卡早已恭候在皇后殿,侍奉中秀用膳,聪明的老宫女一句没问,这个特殊的日子却像平时一样开始结束,只是直到摩苏回朝,浩岤再也没有机会单独见到中秀,礼数周全的苏姑姑总在一边做陪。在一次彦太医的例行诊脉后确定,中秀再度怀孕了!在中秀内心恐慌了整晚之后,翌日清晨,太医上奏请罪,因皇后娘娘体质虚弱,其怀孕多日太医们均不敢确诊,以致延误了报请的时间。中秀看了看谦恭的苏卡,笑道“何罪之有?本宫身体的确虚弱,还望彦太医多加费心。”

摩苏又一次凯旋而归已是春暖花开的三月了,一回朝,便到处是他开怀的笑声,中秀怀孕,实在是他殷切盼望的。回朝后的第一个旨意,便是令狄米尔回贵妃殿居住。夜,而摩苏却突然正色道“我知道这大半年难为你了,有许多事我做的不妥,可为了我皇家后嗣,实在没有办法,其实在我心里的,只有你!现在问题解决了,我们还像过去一样相伴相随,好吗?”话说得真切,原本就有歉疚的中秀,泪水抑制不住地在的脸颊上流淌,她背过身拿丝巾擦拭了,轻声道“别这样说,原本就是我错了。”摩苏温柔地为她拭干泪水,便莞尔笑道“就快做母后的人了,还像个孩子。”

金秋时节,狄贵妃先迎来了产期,久久地期盼有了结果,一个美丽的公主。后宫还来不及准备庆贺小公主的诞生,没过半月,中秀不小心重重跌了一跤,便“足月”生了个“皇子”。摩苏怀抱着期待多年的皇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个新生的皇子对于整个王朝来说,实在是让摩苏等得望眼欲穿,中秀刚刚经历了生产,虚弱地靠在床沿,看着摩苏如此欣喜,心中虽有歉疚但依旧抵不过初为人母的高兴,“请陛下给皇子取个名字吧!”中秀笑着轻声说道,“是啊,取个什么名字呢?摩隆,嗯,就叫摩隆吧,好吗?”中秀听了,似乎有些不愿,试探着道“嗯,听着就觉得响亮,还有别的吗?”“别的?一个名字不够吗?”“当然不够,多想几个,挑个最好的。”中秀故作撒娇状,轻轻笑着说道。“哦,哈哈,原来是这样,孩子,看来你母后对你的要求可高啦,嗯,就叫红高吧。”他一说出来,苏卡雨儿等侍婢都笑了起来,中秀连连摇手道“不行不行,这么难听,”停声想了想道“陛下认为豪珍二字如何?臣妾多年来终获上苍眷顾而得皇子,取珍惜之意。”摩苏看了看她,又看看怀中的婴儿,点头道“既然皇后如此说,就取此名。来人,拟旨,皇后蒙上天眷顾诞育皇子,赐名豪珍,是为石莲皇室之幸,朕正式册封皇长子摩豪珍为皇太子,并定于太子周岁时举行册封大礼。”中秀谢恩同时,看着怀抱豪珍、满脸幸福骄傲的摩苏,心下充满愧疚,眼下的一切都如自己所愿,可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豪珍,浩岤,你觉得这个名字好吗?中秀下意识地低下头,看见熟睡中的豪珍笑了笑。

上一页: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下一页: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共有 80 条信息
关于我们 | 招兵买马 | 合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干洗店 | 干洗店加盟 | 中国洗涤网 | 洗涤耗材 |

copyright@2010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洗涤网
电话:13904032111 QQ:188222111 邮箱:ygdqq@163.com


QQ群1:22269995(满) QQ群2:16664321 QQ群3:16664322
信息由热心网友提供,对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干洗店,干洗店设备,干洗店加盟,干洗店耗材,干洗店连锁,干洗店用品,干洗店技术

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免费发布干洗店加盟信息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