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提交干洗机制造销售企业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我要留言
  首页  干洗店设备  干洗店加盟  干洗店耗材  干洗店  干洗技术  干洗机价格  干洗机信息  全国各地干洗店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关键字:洗涤 点击次数:
作者名称:admin 发表时间:2009/12/18 21:42:26
 
广告投放 400 6666 224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朝堂上,司礼大臣正在宣读皇后的懿旨,旨意命所有大臣膝下十五至二十岁的未嫁适龄女一律开始向内务府申报。由于官员的级别没有限制,所以此次选妃的范围甚广,众臣跪下接旨时真是几人欢喜几人愁。皇家宫帷,就像是个带有磁性的漩涡,在权欲的引诱下,与皇室联姻,是所有人的梦想。有权势的大族,都想着如何送女儿进宫,而其他泛泛者,就千方百计地将女儿嫁入大族为妻为妾,甚而有些官员为了攀龙附势,将自己正妻所生的嫡女嫁给高官为妾,以此谋求自己的仕途。

在石莲国,男子可以迎娶众多的妾室,但只有正妻的儿子可以继承家业,正妻的女儿可以嫁给其他家族正妻所生的儿子为妻,若正妻的嫡子有多人,可将家业几分供继承,但父辈若有官职在身,其官职是不能继承的,若有官职的父辈亡故,该官职就被朝廷收回另派他人。而妾室所出的庶子女的状况就比较寒心,妾室的庶子,只能继承极少的财产,而大多的结果是没有财产的,但是允许庶子考官,若考中,即可带上母亲等家眷出外上任为官,另立门户,倘若考不中,也只能做些平庸的杂役糊口度日。大族人家的庶女,只能嫁给大族嫡子为妾或是其他家族的庶子为妻,家境一般的嫁给下层人等的也很多,而另一个出路,就是有机会入宫!但是机会甚为渺茫,通常朝廷选妃,总是限制官职等级,而且每家都定有人数,一般都是大族的嫡女才有机会荣选。而此次的选妃懿旨,打破了一直以来的选妃惯例,就像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在众官员中引开了阵阵波晕。

正当人们都趋附于选妃大事时,国王摩苏的生活却平静如常,好似此事与他完全无关。而他此时的心思却系在如何应对另一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上。大殿的案几上,摆着一道密奏,摩苏国王命浩岤暗中勘查的事情,有了实质性的回复。摩苏看着这道密封地非常严谨的奏章,手上似有万千重量,就是无力去打开。他自己明白,一旦打开过目,那就像是开闸之水,一泄而不可停顿。他也害怕知道这奏章的内容,毕竟这关系到他如今唯一的儿子的命运。虽在心里默默祈求,但身在王位的摩苏从来遇事都迎面而上,稍等了片刻即果断地打开了密匣。在一旁侍奉的侍卫看着摩苏的脸色由红泛白湛青,吓得头也不敢再抬起。直到摩苏狠狠地将奏章摔在案几上,大殿上才有了一丝声响。“来人,传枢密大臣来见朕。”摩苏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冷冷地扔出一句。

一柱香的时分,浩岤匆匆赶来,请安过后,摩苏摒退所有侍者,用手指了指案几上的奏章道“事情果真到了如此地步?”“是的,臣请不查之罪。”望着浩岤明亮坚定的眼神,摩苏叹了口气,无语。经过久久的寂静之后,摩苏眼神停滞地说道“现下你有什么安排吗?”“回秉陛下,臣已经做了严密监视的安排,至于要怎样处置,臣候陛下旨。”摩苏听了,膘了他一眼,心下也明白浩岤的难处,这毕竟不是一般人,对于摩利尔,除了自己还有谁可以制的了他?“奏章里好像说近来情况有所好转,是什么意思?”“回秉陛下,那是因为衣氏一族的力量完全瓦解,太子突然失去了他谋事的主要力量,至今也没有添补完整的关系。”“嗯,所有人都在监视之下?”“是的,所有部从。另外,臣午时刚刚听说太子殿下今晚为他新娶的小妃举办一个聚会,他的部从几乎都参加。”“聚会?!!”摩苏气得从龙椅上跳了起来,“他不仅丧失人性,还愚蠢之极。”摩苏气得在大殿来回踱步,终于停下说道“既然事已至此,你们就在他的聚会上动手吧,记住,动手后所有人分开关押。”“是,臣尊旨。”“另外,那些不参加聚会的,今晚全部秘密处置掉。他们若是终于摩利尔,也无非事主不成,但若心存他念,更是罪加一等。你替朕提前处理掉就是了,朕不想看见这些渣碎。”浩岤恭敬地应声而去,对于陛下的命令,第一次感到有股寒意侵入心肺。

入夜,皇后殿内,苏卡正回秉后宫今日事务,由于上了年岁,老宫女累得睁不开眼。中秀看在眼里,命雨儿为苏卡端来了参汤,苏卡感激地端着,手不停地颤动。近来后宫所有的事务都由她在忙碌,体力不支的疲惫感早已代替了早先不为道的掌权人的优越感,冬去春来,可自己总感觉这个春天比冬天还要寒冷。手捂这热汤感到热量流遍了全身,苏卡谢过中秀,支走了其他人,缓缓地道“秉娘娘,奴婢今日觉得太子殿有些异样。”“哦?有什么事?”“今日有很多人从中庭外门进出皇嗣殿,还有人在附近守候,奴婢遣人去问,都回复说有什么直接问太子,其他一概不知。”中秀深思片刻道“为何不早些来报?”“请娘娘恕罪,后因内司殿报来选妃名单,光顾着那头,把这事给搁下了。”“没什么,本宫知道难为你了,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奴婢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派了后宫侍卫监视皇嗣殿了,特别是太子殿。另外,奴婢也想请娘娘的懿旨,太子已娶妻成年,是否应移居宫外呢?”中秀沉思着,虽说心里赞同苏卡的意见,可是此事涉及太子摩利尔,的确不是简单下旨可以了事的,便说道“你做的对,先监视着,往后的事情让本宫再想想。今日侍奉陛下的是谁?”“是启美人。”中秀点了点头,脑子里依旧在思虑苏卡刚才的建议,随口说了句早些送她到侍上殿吧。话刚说完,门外侍女匆忙来报,太子殿所有人等都被锁了出去,是浩岤大人派人强行锁拿的。中秀等人均心下一震,浩岤拿办的,那肯定是奉了圣旨的,而摩苏今日这么晚还未还朝,看来此事不小。李皇后与苏卡面面相觑,苏卡摒退侍女,低声道“娘娘,奴婢刚才回复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娘娘再也无需伤神考虑了。”“可本宫终究不知是什么事啊?”“无需知道,这样更好,娘娘应该知道,后宫可是个忌讳好奇的地方。”“嗯,姑姑说的是,既是如此,就把女侍卫们都叫回来休息吧,姑姑也可以早些休息了,至于选妃的事情,明日正式开始初选。”苏卡等应声退下。中秀斜在卧床靠榻上,忍不住冷冷地一笑,她了解摩苏,他从不轻易下旨,但向来令行禁止,衣氏一族再没有后人可指望着翻身了,今夜自己终于可无忧入睡了。

摩利尔独自被关在大牢里,今晚的夜色黑的连月光都没有。摩利尔心里虽说忐忑不安,但依旧拖着太子的脸面,年轻消瘦的脸庞阴森地耷拉着,不吵不闹,什么也不要。他很清楚此时自己应该考虑应对的是什么问题。果然不出所料,牢门外的火把接连亮起,一个熟悉的脚步声越走越近,门打开了。室内一下子明亮了,看着父王摩苏冰冷的脸,摩利尔仍然无动于衷。终于,摩苏开口了,“比起你的太子殿,觉得这里怎样?”“也不错。”“看来你心情还算好,我们父子也好久没聊了,既然如此,趁着这个机会,我们聊一聊吧。”“我没什么想说的。”“那么就我问吧,你真的这么想登位吗?”“当然,我生来就是为此。”“但为什么这么急躁呢?这个位子早晚是你的。”“过去也许,今后可难说。”“你是指李皇后?”摩利尔沉默着。摩苏冷冷地看着他,“如此说来你和皇嗣被害一事的确有关系喽?”“你已经知道了,又何需多问。朵儿姨娘也一定说了。”“哼,大位真的那么重要吗?难道你不考虑你想对付的是你的亲生父亲吗?”“听说父王也是在儿子这个岁数登的位,为什么我不可以?你的身体那么强壮,难道要我等到头发花白你才高兴吗?你有没有想过多为你儿子考虑呢?”摩苏一动不动地坐着,摩利尔每说一句,他的心就像针扎似的疼,看着越说越激动的年轻人,摩苏良久无语。不久,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亲情已经无法感化或是唤醒孩子的良知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不久后,你就要离开我们了,不知道你是否会想念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想你的。”说完,便起身离开了。身后传来铁门重重地关卡声,就要出门外时,里间忽然传来摩利尔私心裂肺地狂叫声,“我不会想任何人!谁也不配我想!”

这几天摩苏都独自待着,直线来回于侍上殿与大殿之间,任何人都不见,包括皇后中秀。摩利尔死了,虽说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然而他的错,从本质上说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这个石莲王室的独子,自己的确是过分溺爱,也因为国事繁忙,自己也确实疏于管教,换句话说,摩利尔有今天,也等于是自己毁了他!作为一国之君,自己也许做得好,但作为父亲,自己是失败的,败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因此,内心深深地自责之余,实在不想面对他人。此时中秀的善解人意让他尤感安慰,中秀识趣地不闻不问,连初次选妃的事也没来打扰,只是本份的安排好他日常起居的一应事宜,等待他的复原。

温暖舒适的夏天又来到了,阵阵清新的海风在宫中肆意飘拂,摩苏的心情也渐渐恢复过来,人们常说阳光明媚的日子,可以让人心情舒畅,看来的确如此。而那些待选的女子,经过多次的筛选后,剩下最后三十个人,留待摩苏亲自选定。待皇后中秀清空了后宫所有旧日未有所出的嫔妃之后,正式选妃的帷幕由摩苏亲自拉开了,整个后宫用前所未有的空荡来迎接新妃们的到来。

今日大殿上,只有国王摩苏和皇后李中秀上坐,其他官员一律免于上朝,在家候旨,若哪个女子选定入宫,其家人便马上接到国王和皇后一同加印的圣旨。三十名美丽高挑的女子三人一排分批在侍女的带领下进入大殿,一字排开,或跳或唱,均使出最拿手的本领,希望能让国王摩苏亲点。

摩苏面带微笑,稳重地坐在大位上,安定的眼神毫无选妃的热情,看着这些年轻美丽的女子,就像看一般的表演一样,已过两批都不见他有选定的迹象。看着无动于衷的摩苏,中秀心里着实有些情急,这并不是她想看到的,如果这次选妃失败,空旷的后宫直接表明她作为皇后的失败。第三批女子入殿了,中秀待其中一个表演过后,笑盈盈地轻声道“陛下,应氏的舞姿真美,您觉得呢?”“嗯?嗯,是不错”,摩苏像是睡着了被人刚唤醒的似的,重新坐了坐身子,笑着看了看中秀,他明白中秀的意思,默默叹了口气,既然选妃已成事实,还是办好它吧,想定了,朝应氏道“舞得不错。”侍女忙令应氏上前行礼,并上秉道“启秉陛下,这是亭中侍郎的庶女应蓝。”“嗯,是应鲁曲那的女儿,选!”应氏跪下谢恩的同时,中秀终舒了口气,她知道摩苏已决定配合地完成此次选妃,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翌日清晨,摩苏刚上朝去,就有侍女来通报,说是衣朵薨了。中秀坐在内殿的主位上,一时怔怔不语,虽说当初差一点死在那女人的手上,但究其根本也不是什么一句错对说的了的事,突然闻此噩耗,心里还真不是滋味。良久才问道“什么时辰过的?”“是子时,因夜深了,怕扰了陛下和娘娘休息没敢报。”“怎么这么突然呢?事先一点也没听说她有什么不适啊?”“回秉娘娘,事前真的没什么预兆,昨日未时侍女去送饭时,恰逢选妃后在奏喜乐,她听见乐鼓声问了句外面有什么热闹,送饭的奴婢就照实说了,当时就见她愣愣的,没什么异样,晚间冷宫的姑姑巡殿时就见她把自己梳理的好好的在榻上端端正正的坐着,进去一看哪知道就这么坐化了。”“是吗,没事了,她的后事让苏姑姑处理吧。”中秀站起身,朝着北殿的方向默默地看着,不禁长长地一声叹息。

中秋过后,李皇后亲自选定吉日正式接新妃入宫。她们的到来,给空旷的后宫注入了活力。后宫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但如今后宫的一切,已经尽在皇后中秀的掌握中,所有事务的进展都如她所愿。中秀得意的忙碌着,看着后宫的新景象,新规制,心中常常为打造了一个理想中的后宫而自喜,想着若母后在天有灵,一定会为她而自豪。看着沉浸在理想中骄傲欣喜的皇后,苏卡和雨儿常皱眉相觑,她们心里明白,现如今的后宫虽表象繁荣,却较从前更是危机重重,过去虽有危险,却是桌面上放着,谁都看得见的,而今皇嗣空馈尤其是皇后无嗣,如此严重的危机,实在不是人为可以轻易解决的,而自从新选嫔妃进宫,国王摩苏在皇后殿的时间越来越少,由此造成的后果实在是无法想象的。但中秀似乎深陷于自己那单纯的梦想而无视已经危机四伏的现状,面对如今已是大权在握的皇后,该如何提点进言又成为她二人新的难题。

事实的确如苏卡和雨儿所料。坐落于后宫东南面的皇嗣殿,几乎成了后宫最安静的角落,几个公主都大些了,在新换的安女官的督促下,礼数相当周全,当然,同时也更成全了皇嗣殿的寂静无声。而这,是摩苏现今最严重的心病!没有一个君主,会对王朝的后继无人置之不理。对于已届中年的摩苏来说,皇后至今无所出的尴尬已在眼前,而此状是否能改变他也无法决定,为完成他此刻最主要的任务,已经不能将希望放在皇后一人身上,新进的嫔妃也许更为合适。

是夜,雨儿端着药汤进内殿,温柔地道“娘娘,累了一天了,喝点这汤吧,彦太医新开的方子。”“谢谢,唉,还真是累,幸亏心里高兴,要不然本宫早累倒了。”雨儿听着,爱怜地为她梳理卸装。“雨儿,姑姑今日怎么没来请安呢?”“她去内司殿了,等会儿就来的。”中秀正欲再问,门外已响起苏卡的问安声了,中秀一听,笑道“说曹操曹操到,快进来。姑姑去内司殿忙什么啊?”“回秉娘娘,今日是照例去看嫔妃们侍寝的记录。”中秀一愣,随即想起今日是满月查阅的日子了,便正色问道“这月还好吗?”苏卡面露难色,强撑着答道“回秉娘娘,月初尚好,下旬只有狄美人一人侍奉。”“就她一人?”中秀心下一惊,正了正身体,用平静的声调道“侍奉了几次?”“回秉娘娘,连续十一天。”中秀站起身,望着夜色中的御花园,沉思不语,心里明白,她又遇到难题了。苏卡和雨儿对视了一眼,今日的情形,是她们早就料道的,皇后默然不语,她们知道她也已经意识到危机了,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中秀会用什么手段去处理。良久,中秀轻声道“都去休息吧,本宫这里没事了。”

《让海为我们洗涤》目录

《让海为我们洗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夕阳中的云朵
第二章 海风吹动了白帆
第三章 这就是石莲花
第四章 年轻的皇后
第五章 单薄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第九章 顺势衍生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上一页: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下一页: 第九章 顺势衍生     共有 80 条信息
关于我们 | 招兵买马 | 合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干洗店 | 干洗店加盟 | 中国洗涤网 | 洗涤耗材 |

copyright@2010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洗涤网
电话:13904032111 QQ:188222111 邮箱:ygdqq@163.com


QQ群1:22269995(满) QQ群2:16664321 QQ群3:16664322
信息由热心网友提供,对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干洗店,干洗店设备,干洗店加盟,干洗店耗材,干洗店连锁,干洗店用品,干洗店技术

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免费发布干洗店加盟信息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