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提交干洗机制造销售企业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我要留言
  首页  干洗店设备  干洗店加盟  干洗店耗材  干洗店  干洗技术  干洗机价格  干洗机信息  全国各地干洗店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关键字:洗涤 点击次数:
作者名称:admin 发表时间:2009/12/18 21:41:10
 
广告投放 400 6666 224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孩子最终没有保住,中秀虚弱的躺在床上,目光黯淡,几乎没有什么聚焦,雨儿守护在她的身旁,彦太医刚刚来诊过脉,脉象很不好还有淤血聚积,雨儿看着她,没有一声言语,没有一丝表情,茶饭不思,或许也没有了生的欲望,除了守候在她的身旁之外,实在无所适从。两行清泪从中秀的眼角滑下,母亲那憔悴流泪的面容又浮现眼前,唉,人生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也许孤寂就是我的宿命。

苏卡端着药进来,温言轻声道“娘娘,药熬好了,是奴婢亲自熬的,乘热喝了吧。”中秀无力地摇了摇头,苏卡心疼的说“娘娘,这样下去怎么行呢,您还年轻,今后有的是机会,先喝药吧,听话”看着中秀微睁着双眼,没有一点反应的样子,苏卡急了,对雨儿说道“快,来扶娘娘一把,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药喝下去。”雨儿应命,两人连拉带哄好不容易让她喝了半碗药,已感到精疲力竭,不得不退在一旁休息,看着皇后的样子,苏卡不断自责,若非自己的疏忽,怎会出这么大的岔子,看来我是老了啊,不中用了。

国王摩苏终于凯旋回朝了,他知道按例皇后应该会在皇宫门口迎接,想着先前自己出征前因心情烦躁和中秀大发雷霆实在不应该,因此一上岸不顾百姓欢呼,便快马加鞭向皇宫疾驶,到了宫门口,只看见贵妃衣朵和其他几个嫔妃,难以掩饰心中的失望,难道她还在记恨而不肯原谅朕?竟胆敢故此失礼!衣朵等上前行礼恭贺,摩苏直言问道“皇后呢?怎么不来迎接朕?”“回秉陛下,皇后娘娘病了,无法起身。”“病了?什么病?”摩苏冷着脸问道,恰好此时苏卡匆匆赶来,来不及行礼,一把抓住摩苏的手臂,急声道“陛下,快救救皇后娘娘吧,娘娘快不行了,奴婢求您了”看到一向谨慎的苏卡语无伦次的样子,摩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快,入宫!”一番身策马急驶皇后殿。

摩苏奔入内殿,看见床榻上的中秀已经奄奄一息了,脸色深暗,手冰冷冰冷,对于周边声响已没有任何反应,摩苏的心开始纠结起来,纠纠结结缠缠绕绕的痛,痛得无法开口言语,怎么会这样,出征不过短短1个月不到的日子,走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猛然转过脸凶狠地看着雨儿,那眼神似乎要将她生吃喽,吓得雨儿手中的杯子摔了个粉碎,其他人都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只听摩苏大声地责问“怎么会这样的?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卡拉着摩苏简单诉说了中秀怀孕和流产的过程,“娘娘先前因过失而自责抑郁,突然间又失去了皇子,连番打击之后,几乎失去了求生的欲望,拒绝进食和用药,从四更起即便是强行用药也灌不进去了。”说着,便咽喉哏咽哭了起来。“那么那个宫女呢?”“本来已被奴婢圈禁起来等候陛下回朝发落,不想前日被发现莫名中毒死了。”摩苏的脸冷若冰霜,此时心里却渐渐开始冷静了,他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经过缜密安排的,这么大的事情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况且论苏卡在后宫的资历,又有几个人可与她比拼?若非忠心坦实,后宫早已呈多事之秋状了,想了一下便冷静地令道“除皇后殿的人和彦太医外,其他所有人等均退下,在居所候命,没什么事情,一律不准出寝殿半步,违令不尊者斩立决!”

衣朵不停地在房中来回踱步,心下惶恐不安,感觉告诉她陛下心里已经知道大概的事实了,否则为什么连看也不看她一眼?但想想事情办得这么利落,应该不会有什么把柄落下的,如果陛下怀疑,应该不会这么轻饶自己,那可是皇嗣啊,现在最难办的,就数苏卡这个老太婆了,这个老不死的,都是她坏事,当时真后悔没有多放些毒粉,现在该怎么办呢?往太子身上引?不行,那样做等于把自己交代出去了,先等等看再说吧。想起和太子的约定,相信他不会傻到把我说出去,恩,对,先等等看。

熬药的火炉被移到内殿门外,由彦太医亲手熬制,专人看管。摩苏陪在中秀身边,轻抚整理她柔软的发丝,药一次次熬好,他一次次亲手喂她,但直到天色大亮,每次尝试都无法喂进,摩苏的眼睛红了,湿润了,看着气若游丝的中秀,生平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是朕错了,是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吗?摩苏默默地祈祷着,苏卡悄悄将摩苏请出外殿,“陛下,已经过了上朝的时辰了,您是一国之君,大殿已经有大臣来催促了,这里有奴婢在,太医刚才说了一个狠方,奴婢想试一试,有您在也不方便,相信奴婢一次,您去上朝吧。”([www.XiDiBBs.com中国洗涤网旗下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http://gxj.xidibbs.com 整理制作])

刚出征大捷,朝堂上应该没什么重要的事务,摩苏打算三言两语便退了朝,谁知古拉国不知从哪里获得了支撑,再次卷土重来,摩苏权衡再三,决定再次出征,几番令下,朝臣们又忙碌开了。摩苏回到皇后内殿,看着毫无起色的中秀,无论如何不能再放任不管了,命人传了浩岤来见,满朝文武中数这个年轻人可以说是他最信任的,浩岤应命而来,摩苏直截了当的说“皇后身体不适而且也很严重,你曾是迎亲使节,和皇后较熟悉,朕想这次出征把你留下照顾皇后,你意下如何?”“臣奉旨,不知皇后娘娘现在怎样了?”“很不好,昨夜朕也连夜守护,但仍没有起色。后宫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朕不打算再放任不管,皇后年幼心地也善良,朕不在时,你和苏卡雨儿她们一定要好好照顾,朕加封你为内司大臣,万事从权,这是密旨。”“臣遵命。”“你们也熟悉了,朕允许你和彦太医进内殿请安侍奉,多留心些,有事派人送急信给朕。”

临行前,摩苏召见了后宫所有人,首当贵妃衣朵。表情冷谈的摩苏言语简单,“朕一直以为后宫井然有序,直到这次皇后遭受如此巨大的伤害,既然是你的掌管下出的差错,朕还是想命你来盘查,以你的能力等朕回来,相信应该有结果了,太子要掌管朝堂,后宫其他事先暂且交由内司大臣浩岤和苏卡掌管,你给朕着力查办皇后流产一事。”他每说一句,衣朵的心就怦怦乱跳,手指不停地撕扯衣袖,待他说完,已出了一身冷汗,只得恭敬地应声“臣妾遵旨。”

彦太医的猛药慢慢起了效果,中秀腹腔中的淤血开始向外冲涌而出,侍女们不停地更换被褥,不停地洗晒,尽管阳光尚且充沛,但寒风阵阵袭来刮走了暖意,看来冬天快到了,中秀几乎用光了殿内备用的被褥。第三天了,浩岤、苏卡、雨儿还有太医都已经快承受不住的时候,中秀慢慢睁开眼睛,几个累红了眼的人都兴奋地叫了起来,眼前模糊的影像慢慢变得清晰,中秀看见的第一个人是浩岤,然后才是其他人。浩岤?中秀的头还是晕晕的,看错了,再看看,的确是他,浩岤带领众人向中秀跪地行礼祝贺,药熬好了,雨儿扶她坐高些喝药,苏卡在一边轻声细语地告诉她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浩岤则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她,中秀发现他的眼神竟然和摩苏一模一样,肯定是病糊涂了,中秀转眼看着苏卡,多日不见,苏卡原先灰白的发丝竟几乎全白了,看着消瘦的雨儿,中秀的泪水忍不住又挂落脸颊,难为你们了,你们所付出的,我李中秀何以为报啊。

既然皇后已经苏醒,那生命是无碍了,太医和浩岤商量着更换了药方,开始慢慢调理,浩岤也把这个好消息急信送至摩苏处。中秀虽未痊愈,但种种迹象表明身体在好转恢复中,而此时的衣朵,却犹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听摩苏临走时话里的意思,明显已经在暗示她了,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弄不好可是杀身大祸,昨天傍晚太子来请安时意欲嫁祸苏卡或是雨儿,看来也只有这么着了。

傍晚,浩岤下朝后进宫来探望,带来了一本诗集,是他在大唐是买下的,中秀看见诗集,欣喜不已,连声道谢,此时自己最需要的,就是这个。这许久来,人们终于看见了她的笑容,特别是雨儿和浩岤,从进宫后就不曾见她真正的笑颜。因她的体力尚未恢复,只能由雨儿和浩岤轮番念给她听,听着听着竟像孩子似的睡着了,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既然娘娘已经入睡,浩岤和彦太医便退出后宫,回到暂时居住的偏殿,也就是中秀入宫前暂居的地方。这样照应起来方便一些。浩岤站在殿门口刚要离开,只听内殿忽然吵嚷了起来,像是贵妃衣朵声音正令人将雨儿和苏卡带走。只听雨儿问道“为何要锁我们去?”“陛下命本宫专查皇后娘娘受害一事,你们是知道的,经连日来多方查证,你二人的嫌疑最大,因此先将你等关押,待查证核实了,再行处置。来人,带走!”众人一并上来拉扯两人,中秀早已被吵醒,哭着拼命拉她们,因无力拉扯半个身子已摔在地上,手还托拉着苏卡,顿时哭喊声乱作一团。“且慢!都给我放开!”浩岤一步跨入内殿,双眼正气直视衣朵,“在后宫中,除皇后娘娘外没有人有资格锁拿他人!”说着,苏卡和雨儿已扶起摔倒在地的中秀,“本宫是奉了陛下之命,浩大人应该知道吧?”“知道,仅仅是让娘娘查个水落石出而已,并未授予您锁拿的权力。”“废话,本宫辅佐皇后掌管后宫事务,锁拿个把侍女实在权责之内。”“现下后宫事务的掌管者,应该是苏卡姑姑和下官才对吧。”“现下苏卡本人就有谋害皇后的嫌疑,为了皇后娘娘的安全,本宫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浩大人见凉。”“请恕下官无礼,娘娘此番的确是下策。”衣氏强忍着冷笑道“还请教。”“娘娘口口声声既是辅佐皇后娘娘,又是为了皇后娘娘着想,那么娘娘是否请示过皇后娘娘呢?此番是否有皇后娘娘的懿旨呢?且皇后娘娘刚才几乎摔在地上,娘娘你又有何作为呢?”衣朵冷冷地回应道“本宫奉了陛下的旨意,无需在另行请旨”转眼上下打量着浩岤说“浩大人对于宫中的法度的确很清楚,可是夜深人静时竟然有男子在皇后殿出入,难不成这也是后宫的规矩吗?”浩岤微一笑,躬身道“回秉贵妃娘娘,陛下令下官和彦太医暂住宫内偏殿,便于照顾皇后娘娘及辅助苏姑姑打理后宫事务,此为密旨,是否要过目?”衣朵脸色发青,唰的一下站起身,怒目注视浩岤“今日若放任虎兕,皇后娘娘有什么意外你难辞其咎。”说完正欲带着众人离开,不料浩岤正言道“贵妃娘娘稍候,陛下令下官便宜行事,来人,将刚才锁拿苏卡和雨儿姑娘的人扣起来,先行关押天牢,命刑部严加看管,出了什么意外看管人株连三族!”“你敢!你当我衣氏一族是什么人?她们奉了我的命令行事,谁敢锁拿?”“奉娘娘令?这不可能,陛下密旨,凡涉及刑事者无论是谁一律关押不赦,娘娘不可能参与,一定是为奸人所累,下官会连夜书信递给陛下说清事实的,请娘娘回寝殿休息吧,夜已深了。”转头厉声道“带下去!”

浩岤和彦太医在皇后殿众人感激的目光中退下去休息了,浩岤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今夜实在太凶险了,衣氏想一手遮天,斩草除根,自己到底不负陛下的重托,临危保住了皇后殿的上下,仰望天空中的星星点点闪烁不定,似乎也在欢呼这个小小的胜利。对于后宫所有人来说,今晚是个不眠之夜。

贵妃衣朵的魔力终于被压制住了,因为浩岤的关照和扶持,犹如雪中送炭,中秀终于慢慢恢复了,当人在努力摆脱极度的痛苦和失望时,总是会不自觉地依赖身边的强者,看着浩岤忙碌而精干儒雅的身影,中秀的眼睛湿润了,每当自己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总是有他无微不至的相助扶持,他已经是她心中真正可依赖的亲人,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是多么的信赖他、依赖他,只要他在身边,中秀就觉得很安全,心绪也很宁静,这是和摩苏在一起所不曾有的,想起遥远的摩苏,心中的天平开始晃动不定。

《让海为我们洗涤》目录

《让海为我们洗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夕阳中的云朵
第二章 海风吹动了白帆
第三章 这就是石莲花
第四章 年轻的皇后
第五章 单薄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第七章 细腻的扶持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第九章 顺势衍生
第十章 安静的皇嗣殿
第十一章 偏结的皇嗣
第十二章 源于错爱
第十三章 宽广而纯净
大结局 海,软如棉,硬如铁
 

 

上一页: 第八章 心即已觉醒,不再回避了       下一页: 第六章 临渊,空影而已     共有 80 条信息
关于我们 | 招兵买马 | 合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干洗店 | 干洗店加盟 | 中国洗涤网 | 洗涤耗材 |

copyright@2010 干洗机销售信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洗涤网
电话:13904032111 QQ:188222111 邮箱:ygdqq@163.com


QQ群1:22269995(满) QQ群2:16664321 QQ群3:16664322
信息由热心网友提供,对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干洗店,干洗店设备,干洗店加盟,干洗店耗材,干洗店连锁,干洗店用品,干洗店技术

提交干洗机价格信息提交免费发布干洗店加盟信息信息,提交干洗店加盟信息,提交干洗店耗材信息